<span id='p2b3h'></span>
<ins id='p2b3h'></ins>

    <i id='p2b3h'></i>
    <i id='p2b3h'><div id='p2b3h'><ins id='p2b3h'></ins></div></i>

    <code id='p2b3h'><strong id='p2b3h'></strong></code>
    <fieldset id='p2b3h'></fieldset>

      <acronym id='p2b3h'><em id='p2b3h'></em><td id='p2b3h'><div id='p2b3h'></div></td></acronym><address id='p2b3h'><big id='p2b3h'><big id='p2b3h'></big><legend id='p2b3h'></legend></big></address>
        <dl id='p2b3h'></dl>

        1. <tr id='p2b3h'><strong id='p2b3h'></strong><small id='p2b3h'></small><button id='p2b3h'></button><li id='p2b3h'><noscript id='p2b3h'><big id='p2b3h'></big><dt id='p2b3h'></dt></noscript></li></tr><ol id='p2b3h'><table id='p2b3h'><blockquote id='p2b3h'><tbody id='p2b3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2b3h'></u><kbd id='p2b3h'><kbd id='p2b3h'></kbd></kbd>
        2. 觀後感丨《聖誕頌歌》好看嗎,今年你看瞭沒有?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国内2020高清视频_国内偷拍夫妻av_国内网友自偷自拍视频

          又是一年聖誕季,又是一部《聖誕頌歌》。《聖誕頌歌》可謂是查爾斯·狄更斯“最深入人心”的一部作品,也是再版次數最多、被改編次數最多的作品。不僅本身被無數次地改編為舞臺劇、電影和電視劇,在很多影視劇中也都能看到它的影子,在每年聖誕節期間如期而至。

          2009年迪斯尼版

          經典總是會被一拍再拍,但經過一百年的反復咀嚼,難免會缺乏新鮮感,觀眾的審視也會越來越嚴苛,甚至經常引起爭議:真的還要繼續拍下去嗎?今年輪到BBC來交這份答卷,而它交出瞭一份暗黑版。不過除瞭畫面增加瞭哥特感,其他倒也沒多黑暗,這可能也是聖誕電影的局限性吧。

          其實從成書背景和狄更斯的寫作目的來看,我覺得它真的還可以再黑暗一些,因為促使狄更斯動筆的社會現實更為殘酷。在19 世紀 40 年代,英國正經歷經濟蕭條,失業率呈指數增長,連續多年莊稼歉收,日常食品價格超出瞭許多人的承受能力,無數人在溫飽線上掙紮,“饑餓”是這個時代的關鍵詞。

          然而,“路有凍死骨”的社會現狀下,依然有著“朱門酒肉臭”的殘酷現實。1843年5月,狄更斯應邀參加瞭一場慈善晚宴,參加者大多是腰纏萬貫的有錢人,他們的虛偽、奸佞、狂妄和傲慢給瞭狄更斯強烈的刺激,他在寫給朋友的信中將這些人描述為“穿著時髦、腦滿腸肥、性情暴躁、喘著粗氣的蠢牛”。這些形象無疑刺激他創造出瞭《聖誕頌歌》中吝嗇刻薄、為富不仁的埃比尼澤·斯克魯奇。

          那時的狄更斯在閱讀瞭當年議會一份有關英國童工悲慘現狀的報告後,正計劃寫一本名為《代表窮人的孩子上書英格蘭人民》的宣傳冊, 但晚宴之後他開始覺得這種做法無法給社會帶來真正的變革,便改變主意,打算寫能夠真正引起人們關註的東西,有影響力的、振聾發聵的作品。

          同年10月,狄更斯去看望曼徹斯特的姐姐,後工業革命時期的曼徹斯特破敗凋零,貧困程度觸目驚心,在街頭受凍挨餓的人們更令他憂心忡忡。而殘疾外甥哈裡所面臨的困境,讓他開始思考貧困殘疾兒童比起健全孩子更加艱難殘酷的現實生活。

          哈裡成為瞭小蒂姆的靈感來源。不幸的是,和蒂姆的美好結局不同,盡管身為舅舅的狄更斯盡瞭最大努力,哈裡還是沒能活下來。絕望悲傷的狄更斯隻用瞭6周時間就寫完《聖誕頌歌》,這部當時誰也不知道會不朽的作品,以另一種方式讓哈裡的生命延續瞭百年。

          當時出版商並不看好這部作品,但狄更斯自己貼補出版費也執意出版。1843 年12月19日,離那一年的平安夜還剩下五天,《聖誕頌歌》問世瞭。書中對殘酷現實的描繪惟妙惟肖,抓住瞭時代精神、精準地打在瞭社會的痛點上,但又帶來無限的希望,契合瞭人們對“聖誕奇跡”的向往,因此大獲成功,激起瞭社會強烈的反響,甚至直接導致瞭英國慶祝聖誕活動的復興,狄更斯如願向社會敲出瞭“一記重錘”。

          今年這版改編大刀闊斧地砍掉瞭許多細節,把關註重心放在埃比尼澤·斯克魯奇的過去和克萊切特一傢的痛苦上。將斯克魯奇的絕望和無助最大程度地表現出來,回溯他是如何從一個渴望關愛、喜歡小動物的孩子變得心硬如鐵、殘酷不仁的。正因為他的冷血和邪惡並非與生俱來,所以後面的一系列改變才更有說服力。

          斯克魯奇在平安夜這天對雇員鮑勃·克萊切特依然吝嗇苛刻,但他沒來由地感到心神不寧。與此同時他的合夥人——已經死瞭一年的馬利為求永遠的安寧而拖著鐵鐐在煉獄中奔走。精靈告訴他,隻有和斯克魯奇一起懺悔,才能得到救贖。

          然而無論是神跡一再顯現,還是帶著鐵鏈現身的馬利,都被他當成騙人的把戲,一連串的恐懼驚嚇也沒能讓他懺悔。三位聖誕精靈親自上場瞭。

          過去之靈讓他重新經歷幼年的傷痛和絕望,以及成年後的暴行和貪婪,讓他以旁觀者的身份看到自己造成的慘劇,看到不曾看見的真相。他一遍遍地在腦中重復他那暴虐的父親殺死他心愛小白鼠的一幕,永遠記得自己在寄宿學校受到的傷害,卻不知道他姐姐為瞭保護他曾經多麼勇敢無畏。因為不知道,所以心結瞭冰。

          他反過來用父親的利己主義保護自己,世上萬物在他看來不過是匯率和數字,利用別人的困境巧取豪奪,把別人的弱點轉變成自己的財富,在走投無路前來借錢給殘疾兒子治病的母親面前,他故意羞辱對方,隻是為瞭“實驗”人性,想看多少錢能夠讓一個好人墮落。而這背後的心酸,過去的他從未覺察,而正是這位母親的屈辱和憤怒招來瞭審判他的精靈。

          現在之靈讓他親眼看到因為他的存在,克萊切特一傢本來充滿瞭愛和溫暖的聖誕節變得傷痕累累;讓他看到每年人們都會聚集在山谷的小教堂裡,悼念因為他過度節省而導致的礦井事故中的死難者。看著那些幸存者和遺族,被過去沖擊、被現在感染的他終於說出瞭“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在木材上省錢,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改變自己”。

          如果說過去之靈和現在之靈為瞭改變他還算苦口婆心,那因未來無法知曉而不能說話的未來之靈基本上就隻是“給你個眼神自己領悟”瞭。在未來,殘疾的小蒂姆因渴望滑冰而落水溺斃,他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純潔無瑕、曾被母親不顧一切挽救過的生命殞落,這終於撼動瞭他的鐵石心腸,他寧願不要自己的救贖,也希望能換取小蒂姆的生命。

          也許這看起來頗具說教意味,但從過去、現在、未來一層層遞進過來,卻依然能給人啟發和觸動並對自己有所審視。

          故事過時嗎?從年代來說,是的,從意義來說,還沒有。狄更斯借斯克魯奇的經歷向社會發出疑問,窮是原罪嗎?

          斯克魯奇曾公開叫囂,不能工作的窮人死瞭最好,可以“減少過剩的人口”。狄更斯通過他尖銳地指出瞭許多人對窮人的態度——窮人就是又懶又饞不上進所以才會一貧如洗。這個觀點幾經時代更替,也許也曾更換過無數冠冕堂皇的外衣,但它看起來陌生嗎?

          被挾裹在時代洪流中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身不由己。就拿本劇中也提到的《濟貧法》和濟貧院來說,當時的英國本來就處在轉型改革中,階級分化依然嚴重,經濟蕭條和歉收壓得低層人民苦不堪言,政府卻頒佈瞭嚴苛的《濟貧法》,為瞭阻止窮人依賴公共援助,逼迫他們忍受難以想象的痛苦和勞作,所以許多窮人寧死也不尋求公共援助。同時貧困和饑餓顯然又會導致更多的人因為健康原因無法工作。《濟貧法》沒有改善窮人的生活水平,卻對最無助和無奈的下層階級施以懲罰。在這種“我命由天不由我”的情況下,片面地認為“受窮”是活該顯然是毫無根據的。

          《聖誕頌歌》打動人的地方恰恰就在這裡,它讓那些生活無憂的人們看到這個世界宛如平行世界的另一面,你看不到,不代表它不存在,那些痛苦、悲哀、絕望、困頓一直都在,哪怕是在平安夜,哪怕是在聖誕節,哪怕是在你我此刻觀看著新一版《聖誕頌歌》的盛世佳年。而在這冰冷現實的背後,狄更斯借斯克魯奇的轉變和愧疚,以“聖誕奇跡”之名,表達瞭他對美好人性的向往和信心。

          要說被砍掉的細節裡,其實我一直對各版《聖誕頌歌》有一個同樣的遺憾,本來以為這版打著暗黑的旗號可能會有,結果可能因為顧及兒童形象的原因吧(畢竟是聖誕電影嘛),還是刪去瞭。現在之靈的袍子下藏著兩個瘦骨嶙峋、“可憐、卑賤、可怕、醜陋、悲慘”的小孩。現在之靈告訴斯克魯奇:“他們是人類的孩子……這個男孩叫無知,這個女孩叫貪婪,你要當心他們倆,以及所有他們的同類……”

          這是狄更斯除瞭“歌頌真善美”之外創作《聖誕頌歌》另一個的主要目的,是對社會敲響的警鐘。結合他的其他作品就能更加清晰地發現,他希望人們意識到,如果他們繼續剝奪貧困兒童的食物、住所、衣物、醫療和教育,這些孩子將來會變成危險、暴力、殘酷的人。

          他們如果不像奧利弗·特威斯特(《霧都孤兒》)那麼幸運,不像小內爾那樣夭折,長大後就可能會成為另一個比爾·賽克斯、費金、小愛彌麗(《大衛·科波菲爾》)或丹尼爾·奎爾普(《老古玩店》),要麼度過悲慘的一生,要麼成為反噬這個殘酷世界的惡魔——正如改變之前的斯克魯奇,而不是每一個斯克魯奇都會得到三位精靈的幫助而洗心革面。

          遺憾雖在,但《聖誕頌歌》依然會年年被改編被播出被觀看被討論,正如它所代表的意義,雖然時代更迭,卻從來不曾過時。也許有一天,我們會等到那版令所有人都滿意的《聖誕頌歌》。願我們常看常新,在順境中不要失去對苦難的敏感,在逆境中不要喪失希望和勇氣,願我們永遠擁有愛的能力。

          最後贊嘆一下好久不見的蓋·皮爾斯,真是我見過最帥的斯克魯奇瞭,演技非常在線,殘酷的時候足夠冷峻,改變後一路小跑去救人時的表情又絕妙地詮釋瞭釋懷和解放,根本就討厭不起來啊喂(這句劃掉)。

          猜你喜欢

          荷爾蒙爆表!高爽機師大片撩你沒商量

          近日,實力派青年演員高爽曝光瞭一組獨特的寫真大片,首次嘗試“機師”造型的他硬漢感十足,帥氣依舊。照片中的高爽戴上瞭領帶,身披剪裁得體的黑色風衣,或禮帽加

          2020-05-27

          吳莫愁生日會狂炫魔力小蠻腰 與粉絲親密互動暖心十足

          娛樂新聞網(4月21日)昨日,90後新勢力歌手吳莫愁在上海舉辦瞭生日見面會,與粉絲共享充滿健康與活力的歡樂時光。戶外騎行作為活動第一環,在積極響應“全民健身&rdq

          2020-05-27

          熊蘇藝出席亞洲影響力盛典 高貴帥氣風度翩翩

          9月16日,95後新生代演員熊蘇藝受邀出席在北京奧林匹克體育館隆重舉行的2017亞洲影響力盛典。熊蘇藝身著黑色修身西服亮相紅毯,搭配酒紅色紳士小領結為整體造型加分不少,而眉宇之

          2020-05-27

          晶女郎胡然全新寫真曝光 生動“演繹” 回眸一笑百媚生

          近日,“第一晶女郎”胡然一套全新寫真曝光。寫真中,胡然短發微曲,眼神嫵媚,小露香肩,精致的妝容搭配著明艷的笑容,渾身散發著女人香氣。依靠在窗戶旁邊的她,

          2020-05-27

          劉嘉玲任達華陳煒黎耀祥獲評“亞洲最具影響力”

          北京時間3月25日消息,據香港媒體報道,由亞洲最具影響力協會主辦的首屆2019亞洲最具影響力盛典於香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上百位藝人嘉賓到場見證。任達華、劉嘉玲分獲&quo

          2020-05-27